莆田新城网_莆田社区论坛

查看: 2079|回复: 3

[莆田杂谈] 莆田记忆:梅洋茶乡,御史故里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10-23 11:5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“天下十八省,梅洋在天顶-----”光阴荏苒,几十年过去了,孩提时代哼唱的歌谣至今仍会在心扉叩响。歌之咏之,舞之蹈之,一群童真无邪的小伙伴聚在一起的情景彷佛如昨,直叫人心头痒痒,按捺不住那种激越的情思。少年时澎湃的激情,一个个的音容笑貌宛然在眼前闪烁浮动------

1.jpg

童谣毕竟是俚歌之类,不可轻信。天下哪有“十八省”之行省区划分?遍寻史迹,直至清初全国设一直隶和十八布政使司,改省后共设二十五个省级行政区;乾隆年间,在省之上设总督,省以下设道。民国初承袭清制,1929年全国设28省。18省该是讹传吧。说梅洋在天上,谓之在高山上,何至于称天上?无稽之谈。福建省本处全国的东南,梅洋处闽中,为丘陵地,比起西部的高原,简直是小巫见大巫。这是必须澄清的。


sdfgdsfgdfgdf.webp (1).jpg

sdfgdfgdfsgdfg.webp.jpg
少年时曾到过梅洋,有二次路过,遗憾的是并没在哪个村落逗留过(有几个自然村)。那时,梅洋既没种植茶树,年少的我又不知梅洋出个御史,御史是什么官,更不知去看御史的故居。现在说来,到梅洋不知道“百廿间”,等于没去过梅洋。“百廿间”指的是有120间毗连在一起的房屋,是古代留下的民居。它是因这里出了个“直声震天下”的前清御史江春霖而著称的。为当时莆田县的第五批文物保护单位之一。

sdfgdgdfgdg.webp.jpg

在春末夏初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里,我们一行几人自山北拾级登山。山阴道上,背着南风向倒是挺闷热的。我们得翻山越岭才能抵达山顶,上山有五华里的路程。攀越山岭挺累挺苦,速度也慢,途中歇了几次。尽管每人撑着伞抵挡太阳,仍口渴难耐,幸好带着果汁饮料。在避雨亭歇脚后,便一鼓作气登顶。尚未及顶,层层茶园就扑入眼帘。

sdfgfdgdfgdf.webp.jpg

我们从未见过这么壮观的茶园,博大浩瀚的犹如绿色的海洋。茶树构成的条条绿带,装扮着每座山,颠连开去,连绵不断;像一道道绿浪,涌向天边,毫无际涯。满目葱绿碧翠,一圈套着一圈,笼罩每座山,好似荡开的无数涟漪,美妙极了,激荡着我们的心也跟着荡漾。我们喜不自胜,赶紧各自取景,摄下心仪的景观。层层叠叠的茶山翠色浸淫着我们,禁不住引吭高歌!

面对茶山绿海,风光无限,激情无限。这不是天工造化,乃是代代茶农和茶场的工人一锄锄一镐镐开垦出来的,亲手种植,悉心管理呵护,才会有这么气势磅礴的大茶园,真是巧夺天工。

望着采茶人们轻快灵巧的动作和他们洋溢着喜悦的笑脸,我联想到《采茶灯》歌曲。我的同伴哼起了《采茶舞曲》的曲调。倏地,茶山中飘荡着动听的山歌,互相唱和,婉转悠扬。

房前屋后,也遍布绿油油的茶树,盘根错节,交互攀连。刚萌发的芽儿嫩生生的。采茶者告诉我们:采茶须抓住茶树的生长状况,一般在二叶一尖时采摘为好。采早了不行,太嫩,养分不足,加工不出好茶来;采晚了,茶叶太老,也影响茶的品质。受飘逸着芳香茶味的强烈诱惑,我们循着茶香来到梅洋茶生产厂。热情好客的茶厂工人盛情邀请我们品茶。喝下酽茶,品味着,我们的心底升腾上馥郁的香气。

sdgdgdgdfgf.webp.jpg

看工人们加工茶的场景,我们感触颇多。制茶挺难的,工序多,但有条不紊,一道接着一道,有的要重复多次。听工人讲,采回来的新鲜茶叶得先匀撒在场地上,“杀青”是必不可少的。接下是榨汁烘干、造型包装等,琐细繁杂,既有手工操作,又有机器加工。我们都深感喝茶容易,品茗优雅风趣,可加工制作相当艰辛。商品茶实在来之不易。没有茶工的辛勤劳作,就没有色佳香纯味美的好茶。

sdfgfdgdfgd.webp.jpg

走出茶厂,置身茶山,悠游自在,领略不尽茶乡的风情,赏不够优美动人的景致。这里有拍不完的镜头,道不尽的奇趣妙韵。梅洋茶乡,钟灵毓秀,人杰地灵。诚然,茶山自有独特的地理气候条件,培育出的茶叶才具有那么种风味、妙趣、韵致。梅洋氤氲的山岚云气、土质地况蓄势,以及水情墒度底蕴以至民俗风情,一切都演绎得那么有理有序有节,谐和而美妙的茶文化,怪不得品茶行家有那么多的讲究,独辟蹊径的茶道。奇妙无穷的茶礼,温馨而烂漫,浸漫着人们的生活也格外滋润、曼妙、馨香。

在茶山绿盈碧透浸漫着茶文化灵气的梅洋村,我们一行怀着向往、崇仰的心情去观瞻前清御史江春霖的故居——“百廿间”。据行家介绍,“百廿间”为东南著名名居,其建构也有别于官宦之家的府邸。莆田乃海滨邹鲁,梅洋更是在离海不远的山上,本省属亚热带湿润季风气候,受季风气候条件的影响,常年暖湿气流不断;二则为防多的台风,房屋建筑不宜高。“百廿间”坐落于茶山上,山势低缓,以致许多间毗连一起的房屋起伏不大,布列别致而匀称,令人爽心悦目,给人一种南方山村特有的气质底蕴。据江侍御奏议中“臣族世处山村,忝厕缙绅”所述,可见一斑。

fdfghgfhgjg.webp.jpg

江春霖故居前是一片田畴,种植水稻和其它旱地作物。院门前是一大埕,中有一水井,井水清冽。埕前是半人多高的石围墙,左右两边是后来新建的民房,想必当初也是埕墙的一部分。院门开在一堵高院墙的正中,门脸的中线位于“百廿间”的中轴线上。其院门的建筑风格为当时南方民居建筑方面较为流行的“如意门”的样式。离中轴线十多米处,左右各开两处门,为进出偏房护厝的主要门道。进了院门,,里面便是院埕,第一进房屋豁然凸现眼前。房屋布局落落大方,整个为“三进式”构建。最后一进地处高些,有几级台阶铺垫连贯。左右两边偏房呈对称结构,两边都有二竖列的房子,房子间有天井多个。每间房子的面积都不大,可谓小巧精致。首进大门蔚为壮观,构置颇具匠心。大门两侧地上,放置一对青色石抱鼓。门廷立着两大木柱,柱底石础,柱顶斗拱相接撑起屋盖。可惜的是,这厅堂两楹上没有楹联,也没有门额,而且楹几乎说已朽,见多处开裂。论理该是油漆红柱,楹联煌然。该也是“文革”的劫数难逃所致,悲哉!

ghjkhjkjkjhk.webp.jpg

后我从江氏家人处获悉,说当初是有“文魁”的匾额挂在下厅。第三进“述志堂”的长联:柏府树清标,千古风霜留谏草;笔亭传好梦,一门孙子种奇花。此联为与江春霖同年应试的探花郑沅所书。郑沅字叔进,号智叟授编修,工书,所作章草,冠绝一时。

jhkhkhgkhgk.webp.jpg

第一进房有东、西正房和厢房。我们参观时,有的房里置有制茶工具,个别茶农正兴致勃勃地加工制作茶叶。首进房的厅堂为后敞开式,没有后壁墙。从大门望进去,可见第二进房的大厅堂,前没门。前后两进,递进相连,中隔个天井。这里的天井比两边护厝间的天井大得多。凝眸上厅,只见“忠孝流芳”四字映入眼帘。这第二厅里,迎面靠墙壁的高处辟有一搁层,上面供奉祖先灵牌等。此地是祭祀以及红白喜事进行的礼仪之地,礼制性的活动都在此举行。有两幅对联很是耐人寻味:“积德不忘祖宗训;遗书犹望子孙贤。”“一经传业基忠孝;百世闻风起懦顽。”后一对联为陈宝琛所题,署的是庚申八月。

jhlkhjlkjljk.webp.jpg

忠孝礼义,诗书翰墨,书香门第造就了一代御史江杏村。江春霖(1855—1918)字仲默,号杏村,晚号梅阳山人。其曾祖父江奋銮与祖父江文波均为诸生。其父江希濂,为同治乙丑举人。江春霖少颖异,逾于常童。践履笃实,不为诳语。少时作《言志对》警其长老。弱冠补诸生,六应岁科试,五冠其曹。光绪十七年(1891年)中正科举人。光绪廿年(1894年)中恩科进士,殿试后为庶吉士,肄业三年,于1897年由“散馆”三甲进士授检讨。二年后,庚子年(1900年)八国联军入侵北京,慈禧太后挟光绪帝西行,江春霖南归返乡,于光绪廿八年(1902年)归朝,历任:武英殿纂修、国史馆协修、撰文处行走。光绪三十年(1904年)补江南道监察御史,旋掌xin疆道,历署辽、沈、河南、四川诸道监察御史。江侍御为人刚正,居官清廉,不畏强暴;为民请命,兴利除弊,抑豪强,平冤狱。身为言官,均言人所不敢言,直声震天下。有“前彭后江”并称于史(康熙朝有彭公古愚,光绪朝有江公杏村)。江侍御善书法,工诗文,为世人所称道。

hkljhljkljk.webp.jpg

江侍御职司纠弹,嫉恶如仇。首劾都御史陆宝忠违反清朝禁烟律例,吸食鸦片,不宜长御史台;闻者耸慑。时项城(指袁世凯)权倾天下,江侍御列举袁的十二条罪状,直揭袁世凯“排斥异己,遍树私人,包藏祸心,觊觎非望”;揭其权势太重,危害国家。他把袁世凯比作野心勃勃的曹操。在《论庆亲王奉旨世袭罔替,覃恩过优疏》中批评朝廷对庆亲王“覃恩过优”。摄政王召见他,斥责江春霖“乱聪明语”。江侍御上《召见进言片》,反驳摄政王,要求朝廷整治朝纲。《劾洵、涛二贝勒疏》中对载洵掌海军、载涛掌禁卫深表忧心;论其资格不及,朝廷不宜因骨肉属以要政,国倘不保,家于何寄?后又七上奏章,弹劾王公贵戚。宣统二年(1910年)上疏《劾庆亲王老奸窃位,多引匪人疏》,措辞过激,触怒权贵,最终以“莠言乱政、有妨大局”的“薄惩”:“着回原衙门行走”。

hjljkljklk.webp.jpg

江侍御上奏的“疏”、“片”等很多,纯粹为忠国惠民,然而却于世所不容。他慨然知时事不可为矣,遂呈请“归养”。御史台胡思敬等一批正直御史觉得无力回天,也无奈杏村归意已定,便醵二千金为赆仪,江侍御作诗谢却,坚辞不受。他慷慨陈词:“吾自为言官,则置身于度外,若稍有身家利害,何敢批逆鳞、捋虎须,以一身冒万险而不知悔邪?”无私无畏,襟怀何等坦荡!直面艰险,敢于擿隐发奸,在当时情势下,能有几人?

kjlhjlhjljkl.webp.jpg

江杏村归故里,仅残书数箧,敝衣数袭而已。归家才一年,辛亥革命爆发结束封建王朝的统治。袁世凯东山再起,于民国二年(1913年)秋间,以礼征聘。江杏村谢绝之,蓄发为道人,荷锄于屋舍对面小山的“李园”和畦田间,徜徉于梅林中。他关心民瘼,对公益事业慨然而往;建大桥,修涵坝、筑海堤等,出任董事,或亲自踏勘,竭力尽心,直至病卒。活着,人民拥戴他。死后,人们追悼他,纪念他。他的精神永存。梅阳山庄,这座“百廿间”,走出了一代名臣、清朝第一御史。

hjlhjljhljl.webp.jpg

我们穿行在“百廿间”的各条通道上。这里笼罩着庄严肃穆的气氛。一种追忆,一种信仰。这种情愫一直在我们的心际。江御史的人生,沉雄壮烈中透着苍凉,浑厚质朴,刚毅戆直,给人以振奋,以坚强。我们缅怀江御史,颂扬他的功绩。(作者:薛清风)


fdsgfdgdgdsfg.webp.jpg
发表于 2018-10-23 16:26 | 显示全部楼层
历史的韵味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10-23 16:28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是在哪里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10-23 16:50 | 显示全部楼层
美极了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*滑动验证: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